• <menu id="0qsim"><strong id="0qsim"></strong></menu>
  • 氣源緊張、成本攀升 保供形勢至穩亟待多方合力

    文章來源:
    字體:
    發布時間:2021-10-29

             中國網財經10月29日訊(記者 曹中原)受益于國內疫情防控得當、中國經濟復蘇力度不斷加強。在雙碳目標的引領下,我國能源轉型加速,能源雙控、大氣污染防治、工商業經濟復蘇、國外訂單回流等帶動了天然氣能源消費增量與存量的快速增長。但與此對應的是,近半年來,以天然氣為代表的國際、國內能源價格不斷走高,不僅推高了中國經濟發展所需成本,也對民生保供帶來了巨大壓力。

      處于下游的燃氣公司一方面需要努力尋氣保供,另一方面還要承受上游來氣價格上漲帶來的成本攀升,可謂壓力山大。在一些煤改氣地區,情況則更為突出。

     

      農村煤改氣市場亟待破局

      2017年以來,國家對農村居民清潔取暖價格政策明確,為了保障從事清潔供暖服務企業的基本收益,從而確保居民可承受,繼而確保清潔供暖長期可持續發展,要求實行政府指導價的陸上管道天然氣供農村“煤改氣”采暖用氣門站價格,按居民用氣價格執行。部分上游氣源企業,自2017年“煤改氣”推行以來,從未將農村居民用“煤改氣”納入上下游供用氣合同中的居民用氣范圍,也不執行國家政策規定的居民門站價格,反而制定了 “先漲價收費,采暖季后核定返還”的規則,應對國家政策要求,今年仍是如此。根據上游供氣企業近三年來向第三方核查公司提供的核查規則和程序,內容復雜,條件嚴苛,被核定企業無法足額獲得氣價上浮部分的氣費返還,因此絕大多數從事農村煤改氣供暖的企業居民購銷氣價倒掛嚴重,由于采暖季居民用氣量較大,企業承擔巨大的壓力,部分中小民營企業因此倒閉破產。例如,在河北省,上游供氣企業對農村煤改氣執行上浮20%~47%的氣價結算(約為2.7~3元/方),氣源緊張時期超過3元/方,而居民銷售氣價嚴格實行價格管制,在2.3~2.7元/立方米不等,且不允許執行階梯氣價,氣價倒掛在0.5~1元/方。另有部分上游企業,至今從未執行國家政策將“煤改氣”居民用氣納入居民門站價格,仍是銷售高價氣給下游燃氣公司,也從未返還氣價。

      據中國網財經了解,以河北一家下游企業為例,2017年至2020年底,累計農村煤改氣的氣價返還率僅為22.3%(不含2020年),截至目前,上游仍未對其用于2020年冬季保供農村居民用戶的高價氣實施任何返還。

      不僅如此,在2021年-2022年上游氣源購銷合同中,上游供氣企業釆暖季用氣量必須按照淡季月度銷氣量的1:3比例簽訂,而隨著幾年農村百姓對壁掛爐使用需求越來越迫切,戶均用氣量、用氣比例都呈現每年上升的趨勢,釆暖用氣作為剛需, 在下游企業用氣量占比逐年提升。而鄉鎮和農村區域工商業用戶數量少、用氣量低,無法實現淡季與釆暖季用氣量1:3的用氣比例結構,實際上從事農村煤改氣的企業一般在1:6~1:10之間,上游供氣企業提出的該政策,下游企業無法簽訂足夠的供氣量,民生用氣無法得到保障。

      氣量少價更高 冬季保供壓力大

      據國家能源局統計數據顯示,上半年我國天然氣市場需求同比增長21.2%,較2019年同期增長23.5%;天然氣產量同比增長10.9%,天然氣進口量同比增長23.8%,受煤改氣、冬季供暖等因素的影響,預計今冬明春天然氣需求仍保持旺盛,整體市場呈現出“淡季不淡、旺季更旺”的特點。

      中國城市燃氣協會在今年9月上報國家發改委的《關于天然氣價格多次上漲、供氣緊張情況的報告》中指出,“從調研城燃企業氣源的采購情況來看,氣源供應合同量不足,且持續壓減,部分地區的壓減比例達到7-20%;預計 2021年11月—2022年3月采暖期期間,城燃企業缺口量將進一步擴大至 5%-10%,如遇極端天氣,其缺口量將劇增,天然氣冬季保供形勢異常嚴峻。”

      另外,在供不應求的市場環境下,今年以來天然氣價格快速拉升,達到歷史高位;據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發布的中國LNG出廠價格指數顯示,5月份天然氣的價格指數為3292元/噸,到了10月25日該價格指數漲到了6864元/噸,五個月時間漲幅達到109%。

    新聞熱點

    新聞爆料

    圖片精選